才良研究

【律師說案】晉寧2014.10.14血案的辯護詞

 

本文作者 王才亮律師

 一個追求公平正義的非著名律師

北京市才良律師事務所主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人民大學律師學院兼職教授,中國建設管理與房地產法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曾兼任中華全國律師協會行政法專業委員會執行委員、副主任,北京市人民政府行政復議委員會委員。

 

 

 

晉寧血案即將宣判

2014年10月14日,發生在云南晉寧縣的那一場血案震驚全國。該案的偵查、起訴、一審判決沒有體現司法的公平正義。為此,我接受委托為該案唯一被判死刑的維權村民李海英在云南省高院二審階段提供法律援助,出庭為其辯護。二審開庭已經50天了,還沒有接到判決,應該快了。昨天晚上,看到央視新聞對云南高院對孫小果案提起再審的報道,我就在想晉寧2014年10月14日案的二審會怎么判呢?能讓我們看到司法公平正義嗎?期待著。

 

借此機會,將我當庭發表的辯護詞公布如下:

 

    辯     護    詞

 

審判長審判員:
        北京市才良律師事務所依據法律的規定和本所的制度規定接受本案被告人李海英親屬的委托,指派我擔任李海英的重審二審辯護人。在庭前認真閱讀本案案卷并認真參加庭前會議和今天的法庭調查的基礎上,本辯護人發表以下辯護意見供合議庭以及審判委員會參考。
         一、一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且定性有誤。
        本辯護人認為本案一審判決在事實認定方面存在以下明顯錯誤:
        第一,一審判決將本案認定是施工方為了恢復施工而引起的聚眾斗毆是嚴重違背本案事實的。
        首先,我們在整個案卷里都沒有看到案涉泛亞中心建設項目開工的任何行政許可文件,也就是說沒有任何證據材料證明所謂的開工是依法進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筑法和施工許可管理辦法等法律法規規章都明確的規定建設工程投資在三百萬以上是必須依法辦理相應的行政許可即領取施工許可證才能開工的。為了查明這個問題,我們在庭前會議中兩次提出了希望檢察機關調取該建設項目的開工文件的建議但沒有得到采納,以致到今天開庭我們仍然沒有看到任何的法律文件來證明這個開工包括復工是合法進行的。
         其次,庭審和案卷材料中,我們沒有看到有任何材料來告訴二審法院和訴訟參與人,誰是本案涉及的泛亞中心建設項目的施工企業?從公安局到公訴機關和一審法院都把楊汝明一伙認定為施工方,這是對中國建設管理法律制度的踐踏,是對于依法治國及依法行政的無視,是21世紀的指鹿為馬。
        法律常識告訴我們,施工方是依照法律的規定和合同的約定進行建筑施工的企業。這個施工方需要依法成立并要有相應的建筑資質,需要有與所承攬工程相適應的各種法定條件。我們通過查閱國內建筑企業的名錄和有關行政機關關于施工資質核準的登記資料,上面沒有任何有關楊汝明任職或興辦企業任何相關的登記。
       再次,即使本案存在被阻撓施工的問題,地方政府依法做化解矛盾工作無效后也只能由建設單位及施工企業向公安機關報警,由公安機關來依法維持施工秩序,而絕不存在任何雇傭他人以暴力方式開工的理由。
         因此,本案中偵查、起訴、一審判決均將楊汝明一伙認定為施工方是無中生有,客觀上掩蓋了楊汝明一伙實施有組織的暴力犯罪的真實面目。
        第二,本案并非是一般的聚眾斗毆演變成故意殺人的案件。
        由于本案產生了嚴重后果(8死18傷)而演變成重罪但是本案中有無預謀以及誰是挑起這場流血事件的策劃者,對于正確的定罪量刑十分重要。
        首先,從現有的案卷材料來看,是有預謀有策劃者的。案卷材料顯示,本案之犯罪意圖最早是出現在2014年的10月11日,也就是當時的晉寧縣政府的幾個官員的會議之中。正是這個會議密謀策劃了這場流血事件,正是這個會議作出了暴力復工的決定,正是這個會議的參加者分工負責并通過協調之本案涉及的泛亞中心的開發商與楊汝明訂立合同以人民幣2200萬元的價格讓楊汝明來糾結近千人實施犯罪。然而本案當中那些策劃犯罪的當地官員,據說在其他案件當中以瀆職罪追究刑事責任,而在本案案卷中沒有看到對策劃者應當負的刑事責任的調查材料。
        其次,有人出資2200萬人民幣來購買他人實施犯罪是客觀存在的事實,這是否屬于買兇殺人?答案也是清楚的。對本案中應負責任的的開發商,案卷及庭審中沒有見到任何材料證明他們接受到了調查。這個2200萬用于干什么?這是需要查明的,但本案中沒有查明,也沒有看到對犯罪嫌疑人進行調查的材料是不正常的。
        再次,檢察員們堅持講楊汝明一伙就是來恢復施工的。對此,我不僅要問:偵查機關的證據當中有說楊汝明一伙用了什么施工設備來開工嗎?是用棍棒、鋼管、磚頭、催淚瓦斯就可以來建造泛亞中心大樓嗎?被糾結而來的近千人中有誰是施工工專業人員呢?
         還需要看到的事實是,本案出現了個意外情況,也就是被雇來的人員當中有并不知曉楊汝明的犯罪計劃的而在進攻之前到村莊當中吃早餐被村民抓獲成了抵抗進攻的人肉盾牌。對此村民一方多人多次主動報警,而楊汝明一伙為什么長達8個小時內不予報告公安機關依法解救這8位被抓的受害人呢?當地公安機關在知道有人被抓后,為什么不組織解救呢?誰應該對沖突中8死18傷的后果負責不是一清二楚的嗎?
        因此,我認為本案中楊汝明一伙的行為符合當前掃黑除惡斗爭對象的特征,因此在開庭中正式的向法庭提出:希望云南省人民檢察院、本案二審的合議庭和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將本案涉及策劃、出資買兇殺人的犯罪線索,移送給云南省掃黑除惡斗爭領導小組,以啟動對這方面的調查。我們作為法律人,在黨中央提出進一步開展掃黑除惡斗爭的今天要站穩立場,不能包庇縱容犯罪。
         二、本案一審判決明顯不公正
         一審判決簡單的認定了雙方都為聚眾斗毆的發生嚴重后果作了人員上準備并準備了物資條件,似乎是不偏不倚,其實是偏袒有組織犯罪一方。
        我們從一審卷宗的所有材料可以看到村民一方所進行的相關條件準備是聞知楊汝明一伙招兵買馬并進行訓練要實施侵害之后為了防衛而進行防御性的準備。
        反觀楊汝明一伙不僅僅是準備了防刺服、書包(備有磚頭)、滅火器、催淚瓦斯、棒棍、鋼管等等攻擊性武器,還在人員準備上成立了以兩勞釋放人員為骨干的沖鋒隊,明確的任務是“要進攻”,是要去故意傷害村民一方。不客觀的看到這個問題,就不能正確的認定本案的事實。
        通過今天的法庭調查和案卷材料顯示,不是一審判決所認定的是因為施工方開工并且是施工方和村民們之間發生的聚眾斗毆案件。因為楊汝明的一方不是施工方,所謂開工也沒有任何法定條件,這只是一起少數官商與黑惡勢力相勾結,有預謀有組織對失地農民實施的暴力犯罪。村民一方,雖然有方法不當的情況,但是他們行為的出發點是保護自己,是自衛,這是一個大是大非問題,不能混淆。
         一審判決對作為帶有自衛性質的村民一方量以重刑,分別被判處死刑、死緩等等。而對楊汝明一伙黑惡勢力進行的有組織犯罪行為關愛有加,不僅無一人被判死刑,而且其首惡楊汝明原審中已經判了無期但重審一審以取得受害人家屬諒解為由改判了10年有期徒刑,這樣的量刑就充分顯示出嚴重不公。
        對此,我認為刑法應當是公正的,應當是保護人民群眾的。一審法院的不公正的判決應該糾正。特別要指出的是我的當事人即上訴人李海英只是一個村民的維權代表,雖然在那場沖突當中她參與了并有給被害人身上灑汽油、錄像等行為,但是早上九點鐘潑汽油與下午四點有被害人被燒死的犯罪后果沒有因果關系,而且沒有任何證據證明李海英組織或指揮了哪位村民以及她直接傷害了哪一位被害人 ,反而是有證據顯示李海英自頭一天開始多次向公安機關和政府報警,并且在現場阻止其他人對被抓捕人員的傷害意圖。一審判決無視案件事實,竟然判決要這么一個弱女子去承擔這場沖突的嚴重后果完全沒有事實依據,這是一種嚴重的司法不公,也是對刑法的濫用。
        今天凌晨,李海英的兒子給我們送來了本案4名被害人親屬簽名的諒解書,我當庭遞交給了法庭希望合議庭核實后釆信。我們應該客觀地看到李海英家作為失地農民去征求被害人家屬的諒解與富豪楊汝明取得被害人的諒解不是一個水平的事情。因為,這場沖突楊汝明有2200萬元的巨額收益,而失地農民已經赤貧只能給被害人象征性的經濟補償,對此我要向諒解李海英的那4位被害人親屬表示感謝!
       還需要指出的是,所謂泛亞中心項目的土地征收補償標準是完全不符合國家法律規定的。被征收的土地是昆明市區的城中村土地,有數據顯示,農民們用這個地進行種菜,每畝年收入7萬元以上。按照2012年的規定,土地征收補償依據前三年平均產值的40倍計算,怎么會得出每畝才4.3萬元的補償呢?我百思不得其解。補償過低是引起失地農民們對這個項目有意見的頻繁上訪乃至拒絕交地的重要原因。
         綜上所述,我請求二審法院重視辯護意見,根據今天庭審已查明的情況和案卷所顯示的證據,依法撤銷一審對李海英的死刑判決并對其減輕處罰。
         謝謝!
                     辯護人:北京市才良律師事務所
                                          律師   王才亮
                                            2019年8月24日

 

晉寧血案的背后

 

晉寧血案背后:超2500萬征地補償款去向不明http://news.cnr.cn/native/gd/201410/t20141021_516631898.shtml

 

 

晉寧血案續:施工方防暴盾牌等系非法購得http://info.secu.hc360.com/2014/10/201539796966-all.shtml

云南晉寧拆遷血案16名責任人被問責 縣長被停職https://new.qq.com/rain/a/20141024004122

              

 

2019年10月23日 19:12
?瀏覽量:0
?收藏
首頁    才良研究    【律師說案】晉寧2014.10.14血案的辯護詞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篮球的胜分差全中 贵州11选五任三遗漏手机版 短线股票推荐黑马 小财神精选平特一肖 广西11选5走趋图 网上玩5分快3是骗局吗 白小姐四肖必选期期 广西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广东11选5最容易中奖 51配资 11选5高手是怎么赢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