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良研究

朱臘與長沙市岳麓區政府、岳麓區國土局不履行征地補償安置職責案

[案情簡介]

 朱臘系長沙市岳麓區川塘村下李家塘組村民,于2002年在自留地上建了一棟房屋,此后在此房屋內居住、生活。2006年朱臘婚后,該棟房屋明確為其所有,該棟房屋編號為川塘村下李家塘組13號。2008年朱臘女兒出生,其申請單獨立戶,經村委會同意,向國土部門申請宅基地使用證,因城巿規劃控制原因未獲批準。

2010年,因長沙市岳麓區梅溪湖片區新增用地項目,岳麓區政府發布征收土地,朱臘居住的房屋在征地拆遷范圍內,但岳麓區征地辦、區國土局以朱臘未取得建房許可為由,拒不對其補償安置。2011年9月3日,長沙市城市管理綜合執法支隊岳麓區大隊對朱臘作出行政處罰決定,責令朱臘在三日內自行拆除位于岳麓區天頂鄉川塘村下李家塘組13號房屋,否則將會同有關部門強制拆除。2011年9月21日,經被岳麓區政府決定,岳麓區組織公安、城管及天頂鄉政府對朱臘的房屋實施了強制拆除。

朱臘向法院起訴長沙市城市管理綜合執法支隊岳麓區大隊作出的行政處罰決定,一審、二審均未獲法院支持。

朱臘認為自己作為農村村民,享有單獨立戶后有申請宅基地的權利,依據長沙市人民政府《征地補償安置若干問題暫行規定》第二條的規定,長沙市岳麓區政府、岳麓區國土局應當對其予以補償安置。2012年7月,朱臘向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起訴,一審法院支持了其訴訟請求。

長沙市岳麓區政府、岳麓區國土局不服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上訴于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文書摘錄]

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

行政判決書

(2014)湘高法行終字第195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長沙巿岳麓區人民政府。住所地: 長沙巿岳麓區金星北路517號。

法定代表人:周志凱,該區區長。

委托代理人:王樂軍,湖南越一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劉曉輝,湖南越一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原審被告〕:長沙市國土資源局岳麓區分局。住所地:長沙巿岳麓區金星北路一段517號。

法定代表人:吳建軍,局長

委托代理人:李光榮,該局工作人員。

委托代理人:陳清覺,湖南百信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朱臘,女,×年×月×曰出生,漢族,住長沙巿岳麓區川塘村下李家塘組13號。

委托代理人:劉建民,北京才良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審第三人:劉××,男,×年×月×日出生,漢族,中國人民解放軍95333部隊現役軍人,四級軍士長。系朱臘之夫。

委托代理人:朱臘,系劉小平之妻。

原審第三人:劉××,女,×年×月×日出生,漢族, 住長沙市岳麓區川塘村下李家塘組13號。系朱臘之女。

法定代理人:朱臘,系劉睿軒之母。

上訴人長沙巿岳麓區人民政府(以下簡稱岳麓區政府)、長沙巿國土資源局岳麓區分局(以下簡稱岳麓國土分局)與被上訴人朱臘、原審第三人劉××、劉××因政府不履行征地補償安置法定職責一案,不服湖南省長沙巿中級人民法院〔2013 〕長中行征初字第0271號行政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受理后,依法對本案進行了審理,現已審理終結。

湖南省長沙巿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朱臘系長沙巿岳麓區川塘村下李家塘組村民。2002年,因岳麓區柏家塘安置小區建設用地需要,朱臘一戶165.11平方米房屋在征地拆遷之列,戶主為朱臘之父朱曉定。2005年12月朱曉定戶被安置于柏家塘安置小區二期11棟5號,當時朱曉定戶拆遷安置人口共計5人,分別為朱曉定、妻劉愛群、女朱臘、子朱永、母親鄧鳳英。2006年12月,朱臘與中國人民解放軍95333部隊現役軍人劉××結婚,2008年1月生育女兒劉××。2008 年11月4日朱臘與女兒劉××單獨立戶。 ^

因長沙巿高新開發區農民安置用地需要,經湖南省人民政府[2004]政國土字第338號審批單批準,征收天頂鄉川塘村、燕聯村集體土地34.6277公頃,岳麓區政府于2010年4月1日發布了[2011]第011號《征收土地方案公告》,本次騰地23.403478公頃。朱臘一家居住的一棟建于2002年、面積206.5平方米的房屋在本次騰地范圍之內,因該房屋未取得國土、規劃部門建設許可,長沙巿城巿管理綜合執法支隊岳麓區大隊于2011年9月3日作出岳城綜罰字[2011]第106 號行政處罰決定,認定該房屋為違法建筑予以強制拆除。朱臘認為其房屋沒有辦理審批手續是因政府停辦,征地拆遷應當按照每人45平方米標準認定房屋的合法面積予以補償安置。2012年5月9日,朱臘以岳麓區政府和岳麓國土分局為被申請人向長沙市人民政府申請行政復議,長沙巿人民政府2012年5月11曰收到復議申請后,于5月17曰通知朱臘補充證據材料,5月21日朱臘向長沙巿人民政府郵寄了補正材料。由于長沙巿人民政府沒有作出行政復議決定,朱臘遂向湖南省長沙巿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請求:1、判令被告限期履行法定職責,按照長沙巿人民政府規定,以135平方米房屋建筑面積的標準,對朱臘一戶進行補償安置;2、判令岳麓區政府和岳麓國土分局承擔本案訴訟費用。

另查明,朱臘因不服長沙巿城巿管理綜合執法支隊岳麓區大隊2011年9月3日對其作出岳城綜罰字[2011]第106 號行政處罰決定,于2011年11月21日向長沙巿岳麓區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長沙巿岳麓區人民法院于2011年12月15日作出(2011)岳行初字第114號行政判決,駁回朱臘的訴訟請求。朱臘不服,向湖南省長沙巿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湖南省長沙巿中級人民法院于2012年4月19日作出長中行終字第0012號行政判決,駁回朱臘上訴,維持長沙市岳麓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

湖南省長沙巿中級人民法院認為:一、《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第四十六條第一款規定:"國家征收土地的,依照法定程序批準后,由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予以公告并組織實施";根據《長沙巿征地補償安置條例》第三條和《長沙巿征地補償實施辦法》第三條、第四條的規定,縣(巿、區人民政府負責本轄區內征地補償安置工作的實施、協調、監督和管理,市、縣(巿)、區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門負責征地補償安置相關具體工作。因此,對被征土地上的房屋依法認定和補償以及對被征地的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予以安置是岳麓國土分局和岳麓區政府的法定職責,岳麓國土分局應按規定審核、撥付征地補償費用,岳麓區政府是被征地農民住房安置的主體。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七條和《長沙巿征地補償安置條例》第二十九條第一款的規定,征地安置對象為被征地的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

二、宅基地是農民依法取得的用于建造住宅及其生活附屬設施的集體建設用地,是農民賴以生存的基本條件。朱臘因結婚生子達到自然分戶條件后經公安機關批準單獨立戶, 根據農村居民"一戶一宅"的原則,朱臘一戶可以依法申請一處符合規定面積標準的宅基地。因城巿規劃控制原因,朱臘所居住的房屋未得到行政主管部門建房許可,在征地補償安置過程中應當適用長沙巿人民政府長政發【2008】30號《關于印發〈征地補償安置若干問題暫行規定〉的通知》的規定。  

三、關于朱臘一戶的房屋補償面積的確定。朱臘一家居住的房屋因未取得國土、規劃部門建設許可,被城管執法部門認定為違法建筑。長沙巿人民政府《征地補償安置若干問題暫行規定》第二條規定:"確因政府規劃控制停辦了農民建房審批手續,且達到分戶條件的農戶而未批準建房的,經鄉(鎮)人民政府、街道辦事處、村委會調查,確系他處無房、符合建房條件、有完善的生活設施且一直居住的農戶的住宅房屋,報區、縣(巿)人民政府征地辦審查,在補交建房手續費后,按發布征地公告時農業人口 〔以戶為單位)人均不超過45平方米的房屋建筑面積給予補償"。2010年4月1曰,岳麓區政府發布征地公告時朱臘一戶的農業人口為朱臘及女兒劉××,朱臘本人因岳麓區柏家塘安置小區建設在2005年12月已隨父親朱曉定一戶得到了補償安置,朱臘一戶需給予補償的農業人口為朱臘女兒劉××一人,被告應當按照一個農業人口的標準認定朱臘一戶可獲得補償的房屋建筑面積。根據長沙巿國土資源局《關于實施〈長沙巿征地補償實施辦法〉有關問題的意見》第三條的規定,依照《征地補償安置若干問題暫行規定》第二條第三項按人口認定房屋建筑面積的,可以憑獨生子女證增加不超過45平方米建筑面積予以補償。因此,按人口認定房屋建筑面積時朱臘一戶還應享受獨生子女優惠待遇。

四、關于朱臘一戶的住房安置問題。根據長沙巿人民政府《征地補償安置若干問題暫行規定》第三條規定:實行貨幣安置的被征地農戶,以戶為單位,每人可按建筑面積80平方米購買均價為1200元力平方米的保障房;夫妻一方為農業人口、另一方為城鎮居民的"半邊戶",經確認城鎮居民一方沒有享受福利分房、貨幣分房或者沒有購買經濟適用房以及未享受其他住房補貼的,以戶為單位可增加一人購房指標,獨生子女憑計生部門的"獨生子女證"每證可以增加一人購房指標。

朱臘一戶人口為三人,朱臘與其女兒劉睿軒為征地公告發布時在籍農業人口,朱臘因岳麓區柏家塘安置小區建設在2005年12月已隨其父親朱曉定一戶得到了補償安置,在此次征地過程中不能重復安置,需要安置的農業人口為劉××一人。劉××為1997年12月入伍的現役軍人,服現役已達16 年,在部隊無房且未享受過國家政策性福利分房,根據《退役士兵安置條例》的規定,可以在配偶所在地安置和由人民政府安排工作。因此,朱臘一戶可以按照"半邊戶"和憑"獨生子女證"分別增加一人購房指標,朱臘一戶共計可以享受三人購房指標。

綜上所述,岳麓區政府和岳麓國土分局在實施征地過程中負有對朱臘一戶予以依法補償安置的法定職責,朱臘提起訴訟的理由成立,予以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五十四條第(三)項之規定,判決:一、岳麓國土分局在本判決生效后60日內按照一個農業人口及獨生子女可以享受優惠待遇的標準認定朱臘一戶的房屋建筑面積并依法予以補償;二、岳麓區政府在本判決生效后60日內按三個安置保障住房購房指標對朱臘一戶予以安置。本案受理費50元,由岳麓區政府和岳麓國土分局共同負擔。

岳麓區政府不服,提出上訴稱……

岳麓國土分局不服,提出上訴稱:……

朱臘答辯稱……

原審第三人劉××、劉××未答辯。

原審判決釆信的證據已隨案移送本院,經審查,可以作為認定案件事實的依據。原審判決審理查明的事實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朱臘雖然已于2005年隨其父朱曉定因岳麓區柏家塘安置小區建^被安置,但朱臘于2006年與現役軍人劉××結婚,2008年生育女兒劉××,并于同年與女兒劉××單獨立農業家庭戶口。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二條有關農村村民"一戶一基"的規定,朱臘戶有權申請一處宅基地。因城巿規劃控制原因,朱臘戶建造居住的房屋未取得相關行政機關的建房許可,但根據長沙巿人民政府《征地補償安置若干問題暫行規定》第二條第一款〈三〗項"確因政府規劃控制停辦了農民建房審批手續,且達到分戶條件的農戶而未批準建房的,經鄉(鎮)人民政庥、街道辦事處、村委會調查,確系他處無房、符合建房條件、有完善的生活設施且一直居住的農戶的住宅房屋,報區、縣(巿)人民政府征地辦審查,在補交建房手續費后,按發布征地公告時農業人口 〔以戶為單位)人均不超過45平方米的房屋建筑面積給予補償"的規定,在征地補償安置過程中,仍應對朱臘戶給予補償安置。岳麓區政府和岳麓國土分局上訴認為朱臘戶不能申請宅基地建房,不能適用長沙巿人民政府《征地補償安置若干問題暫行規定》,不應予以補償安置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岳麓國土分局上訴稱原審判決與已經生效的朱臘訴長沙巿城巿管理綜合執法支隊岳麓區大隊城建行政處罰案判決,關于補償的問題互相矛盾。經查,該生效判決主文及本院認為部分均未涉及補償問題。故該上訴理由亦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綜上,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 適用法律、法規正確,審理程序正當,依法應予維持。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一條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50元,由上訴人長沙巿岳麓區人民政府和長沙巿國土資源局岳麓區分局各負擔25元。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王  鵬

                                          代理審判員 鄭  波

                                          代理審判員 張少波

                           二○一四年十一月三日

                                          書  記  員 劉柯岑

               

[律師點評]

    一、本案涉及的是在征地拆遷過程中對征地紅線內未辦理建房許可手續的房屋應否補償安置的問題。本案當事人的房屋自2011年9月被當地政府組織強拆至此終審判決作出,歷時三年多,過程可謂漫長曲折,最終能達到訴訟目的,實屬不易。

二、本案及時調整了訴訟方向。為能達到獲得補償安置的目的,房屋被強拆后我們對長沙巿城巿管理綜合執法支隊岳麓區大隊城建行政處罰決定向法院起訴,一審和二審均未獲法院支持,岳麓區城管在訴訟過程中多次強調其作出的行政處罰決定并不妨礙當事人作為村民所應得到的利益。盡管岳麓區政府組織對涉案房屋予以強制拆除的行為違反行政強制法的規定,經過分析勝訴的可能性很大,但就是法院判當事人勝訴,也很難達到補償安置的目的。

根據土地管理法規定的“一戶一基”原則及長沙市當地的規定,最后選擇以長沙市岳麓區政府、岳麓區國土局不履行征地補償安置職責(行政不作為)為由向法院起訴。

三、本案也同樣遭遇了行政訴訟立案難、勝訴難的問題,

該案當事人自2012年7月向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遞交了起訴材料,但法院遲遲不予立案,錄事人和代理律師多次找法院的相關部門,法院于2013年7月才決定受理,立案的時間就花了近一年。

由于長沙地區此前沒有類似案例,基于該案的敏感性,在該案的審理過程中,聽說有關部門也要求法院對此案要慎重考慮。雖然法院最終頂住壓力作出了公正裁判,但作出一審判決的時間已經到了2014年7月,一審的審理時間達到了一年,遠超法律規定的審理期限。


2018年6月30日 14:04
?瀏覽量:0
?收藏
首頁    案例分析    朱臘與長沙市岳麓區政府、岳麓區國土局不履行征地補償安置職責案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篮球的胜分差全中 展鹏配资 辽宁11选5预测专家 北京11选五最大遗漏 双色球最精准十个专家 福彩3d人工计划软件 秒秒彩的原理 pc蛋蛋赔率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淘宝股票推荐 安徽快三输死了多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