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良研究

鄧某某、李某某、劉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曾某故意毀壞財物罪案(長沙“11?04”專案)

〖裁定書摘錄〗

湖南省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書

(2014)長中刑一終字第00472號

原公訴機關湖南省長沙巿笑蓉區人民檢察院。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李××,男,……。因本案于2012年11月6日被刑事拘留,2012年12月7日被逮捕。現羈押于長沙巿第一看守所。

辯護人朱孝頂,北京才良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曾×,男,……。因本案于2012年11月9日被刑事拘留,2012年12月7日被逮捕,2014年7月8日經長沙巿芙蓉區人民法院決定被取保候審。

辯護人萬天飛,北京才良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劉×,男,……。因本案于2012年11月8日被刑事拘留,2012年12月7日被逮捕,2014年1月3日經長沙巿芙蓉區人民法院決定被取保候審。

辯護人劉建民,北京才良律師事務所律師。

辯護人李金平,北京才良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審被告人鄧××,男,……。因本案于2012年11月6日被刑事拘留,2012年12 月7日被逮捕,2014年6月26日經長沙巿芙蓉區人民法院決定被取保候審。

湖南省長沙巿笑蓉區人民法院審理湖南省長沙巿芙蓉區人民檢察院指控原審被告人李××、鄧××、劉×犯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原審被告人曾×犯故意毀壞財物罪一案,于二〇一四年六月二十四曰作出(2013)芙刑初字第343號刑事判決。宣判后,原審被告人李××、劉×、曾×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經過閱卷, 訊問上訴人,聽取辯護人意見,認為本案事實清楚,決定不開庭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湖南省長沙巿芙蓉區人民法院認定,2011年以來,吳莎、彭淑群、文映玲、段靜玲等人因拆遷之事曾到北京上訪。2012 年11月3日,吳莎、李香、段靜玲、彭淑群、文映玲、眭建平、熊鷹等人到北京后,被政府接訪工作人員安排乘坐京B09705號大客車返回長沙。吳莎(被告人鄧××的妻子)、李香(被告人李××的妻子)、段靜玲〔被告人曾×的妻子) 等人分別通過電話將上述信息告知家人。吳莎還將被告人劉×〔××××〕、被告人李××(××××)的手機號碼告訴被告人鄧××,要鄧與兩人聯系,一起去接人。

同年11月4日,鄧××先后與李××、劉×聯系后,決定一起去京珠高速公路〔以下簡稱"京珠高速"〕平江服務區,趁吳莎等人進入服務區要求上廁所之機接人。李××將情況告知被告人曾×,并與接到妻子熊鷹電話的謝暉聯系。同曰16時左右,鄧××駕駛租用的贛CK7001號黑色現代伊蘭特小轎車(搭乘陳梁彬)、李××乘坐張文廣(李××的姐夫)駕駛的湘AC6N92號銀灰色五菱面包車、曾×駕駛湘AE2842號面包車、劉×和張振華乘坐穆明德親戚的湘A3XY01號紅色尼桑車、謝暉駕駛湘A4XX81號銀灰色別克轎車、劉福云駕駛湘AU8211號車(共計六臺車,司機和乘車人員共計二十余人)相繼趕到京珠高速平江服務區會合。因考慮到京B09705號大客車可能停車時間太短來不及接人,或者大客車不停靠服務區,不能及時掌握大客車的動向,為方便及時通報情況,經商量眾人決定在京珠高速往長沙方向分路段守候。由鄧××駕駛贛CK7001號車在汨羅收費站守第一站,李××乘坐張文廣駕駛的湘AC6N92號面包車守第二站,劉×等人及另外的車停在平江服務區附近等候。鄧××考慮到開車接聽電話不安全、手機電量不夠,將與他同車的陳梁彬的××××號手機號碼告知李××。

當日從14時左右開始,吳莎一直用××××號手機與鄧××的××××號手機短信聯系,吳莎先后告知鄧××已到孝感、武漢、咸寧、岳陽、平江;鄧××告知吳莎自己已到平江及所駕車的車牌,要吳莎等人想辦法使大客車進服務區。大約19時左右,在路邊守候的鄧××發現京B09705號車經過,即駕車跟隨大客車。當鄧××發現大客車沒有停靠平江服務區時,隨即打電話告知李××、劉×,劉×要求其乘坐的紅色尼桑車趕緊去追大客車,在平江服務區等候的其他車輛也立即追趕。不久,李××打電話給鄧××稱大客車車速太快,其他車輛跟不上,要鄧××想辦法將大客車的車速壓下來。鄧××即駕駛贛CK7001號黑色現代車從超車道超過大客車后,逐漸減速。19時45分左右,鄧××將行駛中的京B09705號大客車逼停在行車道上。鄧以大客車差點撞上自己的車為由找大客車司機交涉。大客車上的接訪干部胡超認出鄧××是吳莎的丈夫后,告誡鄧××這樣做很危險。鄧××提出擔心吳莎會被拘留,胡超承諾不會拘留吳莎,并要鄧××到高速公路出口處接人。隨后趕上來的曾×對鄧××說在高速公路上停車很危險,鄧××遂將車開走。

停車大約五分鐘后,大客車繼續前行。當大客車行駛至長沙縣境內的福臨收費站附近時,李香打電話給李××稱:吳莎心臟病發作。李××即打電話告訴前方的鄧××,并要求同車的駕駛員張文廣將車開到前邊將大客車逼停。鄧××駕駛贛CK7001號現代車在大客車前逐漸減速控制大客車的行車速度,張文廣駕駛湘AC6N92號面包車靠大客車左側行駛從超車道超車,斜插至大客車前面,兩臺車共同將大客車逼停在行車道上。曾×駕駛的湘AE2842號面包車、劉×乘坐的湘A3X701號轎車等前來接人的車,停在大客車附近的應急車道上。鄧××要求大客車司機開門未果,遂從車窗爬入大客車,對胡超進行指責和推搡。曾×見大客車司機不肯開門,即從湘AE2842號面包車上拿出修車用的鐵棍將大客車前擋風玻璃砸爛(該擋風玻璃價值人民幣7800元)。大客車司機被迫將車門打開。李××、張文廣等人上大客車接人。吳莎被人從大客車上抬至湘A3X701號紅色尼桑轎車。鄧××得知吳莎已上湘A3XY01號紅色尼桑轎車后,強行將胡超拖上贛CK7001號現代車,駕車離開。大客車上的12名進京人員分別被六臺接人的車接走。此次車輛被逼停及接人過程持續10余分鐘。

該院另査明:2012年11月5曰,長沙巿芙蓉區定王臺街道辦事處干部胡超向長沙巿公安局芙蓉分局第一治安管理大隊報案。長沙巿公安局指定該案由長沙巿公安局笑蓉分局管轄,并成立了 “11.04”專案工作組,從長沙巿公安局國保支隊、執法監督支隊、網技支隊、經偵支隊、芙蓉分局、開福分局、天心分局、岳麓分局等單位抽調民警辦案,開展調查取證工作。長沙巿公安局芙蓉分局于同日立案。同曰20 時左右,長沙巿公安局芙蓉分局民警在湖南省人民醫院急診室2樓將鄧××抓獲;同日20時左右長沙巿公安局開福分局民警在長沙巿開福區新港鎮興聯村李××家中將李××抓獲。同年11月7曰15時,長沙巿公安局天心分局民警在長鐵高城小區樓下將劉×抓獲。同年11月8日12時,長沙巿公安局天心分局民警在天心區傅家巷將曾×抓獲,并根據曾×的交待扣押了放在湘AE2842號面包車內的鐵棍。

該院認定上述事實的證據有……

……等。

湖南省長沙巿芙蓉區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李××、鄧××、劉×為達到個人目的,相互配合,采取駕駛車輛攔截的方法將在高速公路上正常行駛的大客車逼停在行車道上,其行為足以危害不特定多數人的生命、健康或重大公私財產安全,構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被告人曾×故意毀壞財物,數額較大,其行為構成故意毀壞財物罪。在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共同犯罪中,被告人李××、鄧××起主要作用,系主犯,應按照其參與的全部犯罪處罰。被告人劉×起輔助作用,系從犯,且犯罪情節輕微,依法可免予刑事處罰。被告人鄧××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有悔罪表現,依法可從輕處罰。鄧××符合實行社區矯正的條件,對其適用緩刑不致再危害社會。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的規定,判決:一、被告人李××犯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二、被告人鄧××犯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 緩刑四年。三、被告人曾×犯故意毀壞財物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八個月。四、被告人劉×犯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免予刑事處罰。

上訴人李××上訴稱:……

……

經審查,二審審理查明的事實與原審判決認定的事實、證據一致,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上訴人李××、劉×,原審被告人鄧××共同商議,相互配合,采取駕駛多臺車輛攔截的方法在高速公路上逼停正常行駛在行車道上的大型客車,足以危害不特定多數人的生命、健康或重大公私財產安全,其行為均構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上訴人曾×故意毀壞財物,數額較大,其行為構成故意毀壞財物罪。上訴人李××、劉×,原審被告人鄧××系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中,上訴人李××、原審被告人鄧××起主要作用,系主犯,應按照其參與的全部犯罪處罰。上訴人劉×起輔助作用,系從犯,且犯罪情節輕微,可免予刑事處罰。原審被告人鄧××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有悔罪表現,可從輕處罰。

針對上訴人李××提出"長沙巿公安局芙蓉分局以外的其他公安機關無權管轄本案,相應的訊問、詢問筆錄應予排除"的上訴意見及其辯護人關于排除長沙巿公安局開福分局、天心分局、岳麓分局、國保支隊等公安機關收集的證據的申請,本院認為,長沙巿公安局成立專案組抽調人員辦理本案并不違反法律規定,一審判決采信的證據不屬于應當排除的范圍,對該上訴意見本院不予釆納,對辯護人的申請本院不予準許。針對上訴人李××提出:"李××被刑訊逼供形成的口供和2013年11月12日之前沒有同步錄音錄像的供述應予排除"的上訴意見及其辯護人提出的相同申請,經査, 上訴人李××及其辯護人未提供李××被刑訊逼供的材料和線索,李××于2012年11月9日15時57分至19時19 分在長沙巿第一看守所所作的供述和2012年11月12日手書的供述形成時間和地點均符合法律規定,且由李××簽名、捺印;其本人手書供述經多處修改,且在修改處捺印,說明李××手書供述時經過仔細回憶與慎重考慮。本案不屬于可能判處無期徒刑、死刑的案件或者其他重大犯罪案件,沒有同步錄音錄像的訊問筆錄不屬于必須排除的范圍,對其上訴意見本院不予采納,對其辯護人的申請本院不予準許。

針對上訴人李××、曾×提出"長沙巿芙蓉區人民法院未通知鑒定人、證人出庭作證,程序違法"的上訴意見及李××的辯護人關于通知相關證人、鑒定人到庭的申請,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規定,證人、鑒定人是否有必要出庭由人民法院決定,長沙巿芙蓉區人民法院認為證人、鑒定人沒有必要出庭,未通知證人、鑒定人到庭,不違反法律規定,對二上訴人的上訴意見本院不予釆納,對上訴人李××的辯護人提出的申請本院不予準許。


上訴人李××及其辯護人以無罪辯護、對一審認定的事實證據有異議為由要求本院二審開庭審理,本院認為,無罪辯護不是二審必須開庭的理由。李××的上訴意見、李××及其辯護人對事實、證據提出的異議與其一審對事實的異議、對證據的質證意見雷同,經本院審查,其異議不足以影響案件的定罪量刑,本院決定不開庭審理,對該要求本院不予準許。

針對上訴人劉×提出"一審判決認定劉×要求其乘坐的紅色尼桑車去追趕大客車、劉×與鄧××等人共同商議追趕大客車接人與事實不符,跟上大客車不是劉×指揮的"的上訴意見及劉×的辯護人提出的相同辯護意見,經查,一審判決沒有認定劉×有指揮行為,原審被告人鄧××的供述、上訴人劉×的供述、證人張振華的證言證明劉×與鄧××等人商議采用駕駛車輛將大巴車逼停的方式趁機接人,當大客車未進服務區時,劉×要求張振華駕駛紅色尼桑車去追趕,其上訴意見及辯護人的辯護意見與事實不符,本院不予采納。

針對上訴人李××提出"沒有危害公共安全的主觀故意和行為;大客車被逼停沒有造成危害公共安全的后果,上訴人李××無罪"的上訴意見及上訴人劉×與其辯護人提出"劉×的行為危害程度不能與放火、決水、投放危險物質等行為相當,上訴人劉×無罪,不能認定為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從犯"的上訴、辯護意見,本院認為,李××、劉×等人經明確商議,采用駕駛多臺車輛攔截的方式在沒有任何警示的情況下截停在高速路行車道上行駛的大型車輛,且有多名人員在高速公路上下車,持續時間長達十余分鐘,可能造成不特定多數人傷亡和重大財產損失,其行為均構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對上訴人李××、劉×的上訴意見及劉×的辯護人提出的辯護意見本院不予釆納。

針對上訴人曾×提出:"主觀上沒有毀壞財物的故意,曾×持鐵棍砸壞大巴車的玻璃系緊急避險"的上訴意見,本院認為,曾×實施砸毀大客車玻璃的行為沒有排除吳莎的危險,無益于吳莎的救治,不屬于為了使他人人身、財產或者其他權利免受正在發生的危險不得已釆取的行為,不構成緊急避險,對其上訴意見本院不予采納。

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適用法律正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本裁定為終審裁定。

審判長 鄒嘯弘

審判員 劉耀武

代理審判員 張新文

二O一四年十一月三日

書記員 胡 瑜

〖律師點評〗

近年來,訪民與政府因上訴、截訪的沖突不斷發生,地方政府利用公權力打壓的情況不在少數。本案就是一起因上訪和截訪引發的典型案件。訪民親朋在截訪歸途(高速公路上)撞攔下大巴,接走訪民,卻被加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故意毀壞財物罪。在基本了解案情后,本所毅然對四位被告人提供了無償的法律援助,其中一位被告人中途又另行委托了其他律師辯護,最終本所律師為其中三人提供法律援助至二審結束。

經過辯護,僅本人辯護的劉某被免予刑事處罰,其他三人仍分別被判三緩四、判一年八個月、判三年的有期徒刑。雖然本案已經終審,但是我們認為這是個“冤案”(理由詳見附錄:〖上訴狀摘錄〗)。

如此處理,案既未了,事更未了,既侵害了公民的合法權益,更傷害了中國法治。一些想法供大家參考:

一、本案的根源實為拆遷,因不滿拆遷而上訪,因此解決好根本問題才能化解矛盾,而“堵”解決不了問題,只會加劇矛盾和沖突。

二、國家機器充當了不光彩的角色。動用公權力打壓的現象越來越多,尋釁滋事、擾亂社會秩序等罪名不斷被濫用,上訪的刑事處罰、行政處罰的風險越來越大。

三、刑事訴訟中二審不開庭審理的現象沒有根本改觀,公開開庭審理仍是少數。

四、司法公正沒有落實,無罪就是無罪,不能以免予刑事處罰或緩刑代替。

本案的中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是根本不構成的,對于劉某判決認定“劉×起輔助作用,系從犯,且犯罪情節輕微,依法可免予刑事處罰”本身就自相矛盾。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就是以情節嚴重為前提,情節輕微如何能構成呢?而雖初起訴劉某就是以主犯起訴的。在經過激烈的辯護后,最終判決雖免予刑事處罰,但是仍被加以了有罪之身,因此法律的公正沒有最終實現。

〖上訴狀摘錄〗

一審判決認定:“被告人李××、鄧××、劉×為達到個人目的,想到配合,采取駕駛車輛攔截的方式法在高速公路上正常行駛的大客車逼停在行車道上,其行為足以危害不特定多數人的生命、健康或者重大公私財產安國,構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和“被告人劉×起輔助作用,系從犯”均是錯誤的。

一、鄧××等人主觀沒有危害公共安全的間接故意。

公訴人也認為構成危害公共安全罪主觀上需是故意,并認為鄧××等人是間接故意。這是錯誤的。間接故意是指明知自己的行為會發生危害社會的結果,并且放任這種結果發生。高速上攔車的危害結果應當是堵車、撞車。鄧××、李××一切相關行為的目標是為了解救其親人或朋友。如果發生危害公共安全的結果,首先受害的是他們自己和他們力圖解救的親人。情理上他們絕不可能對這種危害結果持追求或放任的態度。客觀情況是,鄧××攔車是通過不斷降速的方式進行,且整個行車速度并不快,說明目的只是想攔車,而不想發生交通事故,因此主觀上顯然不是放任。

二、在正常通行的高速公路上駕車追逐、攔截、逼停其他車輛侵害的客體是道路交通秩序。

在正常通行的高速公路上駕車追逐、攔截、逼停其他車輛違反的就是交通運輸管理法規,造成重大事故才負刑事責任,其侵犯的客體是道路交通秩序。《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條規定:“違反交通運輸管理法規,因而發生重大事故,致人重傷、死亡或者使公私財產遭受重大損失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交通運輸肇事后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別惡劣情節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致人死亡的,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顯然,對違反交通運輸管理法規的行為,刑法是有專門條款規定的,應當嚴格適用。

三、攔停大客車、在行車道和應急車道上停車等客觀行為均不構成犯罪。

一審判決認為“本案多臺車在無警示的情況下違規停在行車道和應急車車道上,且有多名人員在高速公路上下車,持續時間長達十余分鐘,后續車輛車速稍快或判斷失誤,都可能造成不特定多數人傷亡和重大損失,其危害程度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以下簡稱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條所列舉的放火、決水、投放危險物質等行為造成的危害程度相當。”這方面一審判決改變了公訴機關指控犯罪構成的理由。公訴機關是以上訴人等在高速公路上追逐、攔截、逼停大客車為由的。現一審判決以在高速公路上違規停車、接人,其危害程度與放火、決水、投放危險物質等行為相當。實際上,無論是追逐、攔截、逼停,還是違規停車、接人,其危害程度均不能與放火、決水、投放危險物質等行為相比,均不構成犯罪。

1、“放火、決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傳染病病原體等”其中任何一項行為都是在現實生活中極少發生,一旦實施,損害后果必然發生,正常的社會秩序即遭破壞,因而被刑法嚴厲禁止的行為。另外實施這些行為的主觀惡性極大,均是積極追求危害結果的發生,因此一旦有人實施其中任何一項行為,即使沒有造成嚴重后果,也要被按犯罪處理并且處以三年以上有期徒刑的。而追逐、攔截、逼停、違規停車、接人均不是積極追求危害公共安全結果的發生,客觀上鄧××、李××攔車方式也沒有積極追求危害公共安全結果的發生。起訴書所指控的四位嫌疑人在高速路上攔車并造成后車停車的行為和判決的違規停車、接人等行為,在現實生活中是大量發生、乃至時時處處發生,通常是不會造成嚴重的危害社會的后果。因此,對于這種行為,只要沒有發生嚴重的損害后果,有些僅僅是違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因而屬于應該被行政處罰的違法行為;更多的則是連違法行為都不算,法律不予追究的行為。攔車、違停、接人行為的危害程序與放火、決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傳染病病原體等行為危害程度并不相當。

2、從現有的法律規定看追逐、攔截、逼停其他車輛和違停、接人的行為也不沒有達到危害公共安全的社會危害程度。

(1)追逐,如果構成犯罪,那么應當按照危險駕駛罪處罰。《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條之一:“在道路上駕駛機動車追逐競駛,情節惡劣的,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駕駛機動車的,處拘役,并處罰金。有前款行為,同時構成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追逐競駛”就是平常所說的“飆車”,是指在道路上,以同行的其他車輛為競爭目標,追逐行駛。具體情形包括在道路上進行汽車駕駛“計時賽”,或者若干車輛在同時行進中互相追趕,等等,既包括超過限定時速的追逐競駛,也包括未超過限定時速的追逐競駛。在道路上追逐競駛,情節惡劣的才構成犯罪,判斷是否“情節惡劣”,應從追逐競駛造成的危害程度以及危害后果等方面進行認定。

本案事實是,車輛速度并不快,整個攔車過程,最高速度僅74公里/小時,多數情況下是10-20公里/小時,甚至幾公里時速。(詳見附件:鄧××行車數據統計及與劉×手機通話時間對比)這樣的車速在高速公路上顯然構不上競駛。追逐是你追我趕的狀態,鄧生記攔車僅是通過先壓車后逼停的方式,且第一次攔車后,與胡超約定在出口等,之后鄧××的車一直在大巴前引領。本案中沒有追逐事實,即使存在也不構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2)攔截車輛,在相關法律規定中有明確的行政處罰規定,并不構成犯罪。

《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六十九條規定:“任何單位、個人不得在高速公路上攔截檢查行駛的車輛,公安機關的人民警察依法執行緊急公務除外。”和第九十九條規定:“有下列行為之一的,由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處二百元以上二千元以下罰款:……(八)非法攔截、扣留機動車輛,不聽勸阻,造成交通嚴重阻塞或者較大財產損失的。  行為人有前款第二項、第四項情形之一的,可以并處吊銷機動車駕駛證;有第一項、第三項、第五項至第八項情形之一的,可以并處十五日以下拘留。”可見攔截車輛在不聽勸阻和造成交通嚴重阻塞或者較大財產損失的情形下,才僅給予行政處罰。需要明確的是第九十九條規定中的攔截是包括在高速公路上攔截車輛的。

從立法淵源看,攔截車輛的行為也未入刑。

《高速公路交通管理暫行規則》(1990年3月26日公安部發布)(廢止)第十一條規定:“車輛因故障不能離開行車道或者發生交通事故時,駕駛員和乘車人必須迅速轉移到右側路肩上,并立即用路旁緊急電話或其他通訊設備報告交通警察。  除執行任務的交通警察外,禁止任何人在高速公路上攔截車輛。”和  第十五條規定:“機動車駕駛員違反本規則的,處警告、五十元以下罰款,可以并處吊扣六個月以下駕駛證;情節嚴重的,處五十元以上二百元以下罰款,可以并處吊扣六個月以上十二個月以下駕駛證。  行人、乘車人、非機動車駕駛人以及其他人員違反本規定的,處五元以下罰款或警告。”

《高速公路交通管理辦法[失效]》(1994年12月22日公安部令第20號)第二十條規定:“除執行緊急勤務的人民警察外,禁止在高速公路上攔截檢查車輛。”和第二十八條規定:“除第二十五條、第二十六條、第二十七條所列行為和處罰外,對機動車駕駛員的其他違反交通管理行為,依照《條例》處罰規定的上限進行處罰。”

上述高速公路的立法史也可知,在高速公路上攔截車輛僅給行政處罰,沒有達到犯罪的社會危害程度。

(3)逼停,在本案中不能作為單獨情節,攔截的含義中就包括逼停,逼停是攔截的方法。

(4)違停、接人,對于違規停車、接人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機動車駕駛證申領和使用規定》等規定,視情節責令駛離、罰款、對機動車駕駛人扣分的行政處罰,也不構成犯罪。對于非駕駛員的乘車人,違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規關于道路通行規定的也是給予行政處罰。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九十三條規定:“對違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規關于機動車停放、臨時停車規定的,可以指出違法行為,并予以口頭警告,令其立即駛離。    機動車駕駛人不在現場或者雖在現場但拒絕立即駛離,妨礙其他車輛、行人通行的,處二十元以上二百元以下罰款,并可以將該機動車拖移至不妨礙交通的地點或者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指定的地點停放。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拖車不得向當事人收取費用,并應當及時告知當事人停放地點。……”和第八十九條規定:“行人、乘車人、非機動車駕駛人違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規關于道路通行規定的,處警告或者5元以上50元以下罰款;……”

《機動車駕駛證申領和使用規定》(2009版)中規定:“二、機動車駕駛人有下列違法行為之一,一次記6分:……(四)在高速公路行車道上停車的;(五)機動車在高速公路或者城市快速路上遇交通擁堵,占用應急車道行駛的;……”

《機動車駕駛證申領和使用規定》(自2013年1月1日施行的)中規定:“二、機動車駕駛人有下列違法行為之一,一次記6分:……(七)駕駛營運客車以外的機動車在高速公路車道內停車的;(八)駕駛機動車在高速公路或者城市快速路上違法占用應急車道行駛的;……”

綜上所述,追逐、攔截、逼停其他車輛和違停、接人的行為均有對應的行政處罰,這均說明這些行為的社會危害性沒有達到刑事犯罪的程度。

四、上訴人劉×沒有攔截大客車的共同故意,沒有任何犯罪事實,不構成從犯。

整個案件中,上訴人劉×既沒有與鄧××、李××有攔車的共同故意,也沒有配合攔車,更沒有上大客車接人,因此一審認定上訴人為從犯沒有事實與法律依據。

——李金平律師


2018年6月30日 14:07
?瀏覽量:0
?收藏
首頁    案例分析    鄧某某、李某某、劉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曾某故意毀壞財物罪案(長沙“11?04”專案)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篮球的胜分差全中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图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爱彩乐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一定 福彩排列七玩法 山西11选五遗漏 股票配资什么意思位置富豪配资 江西11选5前三最大遗漏 美国股票指数期货代码 贵州快3二不同推荐号 河南快三预测今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