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良研究

天津市南開區法官打律師事件背后的拆遷案例

北京市才良律師事務所依法接受天津二緯路被拆遷人的委托指派王才亮和王令律師擔任其訴天津市南開區建委違法公告變更拆遷范圍一案的代理人,王令律師在代理群眾去天津市南開法院立案時發生了“法官打律師”事件,經包括包括人民日報、新華社天津分社、鳳凰衛視、法制日報、中國青年報、中央電視臺、新京報、華夏時報、中國律師網、凱迪社區網、新浪網、搜狐網、網易網等等媒體的關注,從而使得本案引發了全國范圍內的廣泛關注。事發之后,相關事件的調查組不斷升級,最終由天津市委調查組來具體調查,中央政治局委員張立昌對此有批示意見。

天津市南開區建設管理委員會為天津市地下鐵道總公司批準發放的津房拆許字(2004)第124號<房屋拆遷許可證>,對北起南開二緯路、南至南開二緯路以北、西起壽康西里、東至南開三馬路的拆遷范圍實施房屋拆遷,當事人居住的房屋均不在房屋拆遷許可證的拆遷范圍之內。后來,群眾一直反映此問題仍然沒有相應的重視。直至天津市南開區建委下達拆遷裁決書,并向南開區法院申請強制拆遷時,方才注意到這一問題。天津市南開區建設管理委員會撤回強制執行申請,并于2006年3月6日發布更正公告對其2004年11月10日所核發的[津房拆許字(2004)第124號]<房屋拆遷許可證>及其2004年11月11日公布的[津南開拆公字(2004)第11號<拆遷公告>中的拆遷范圍進行更正。更正之后,南開建委又重新申請了強制執行申請,此時距其撤回申請不足一周。更正公告實質上擅自擴大了拆遷范圍,將拆遷許可證的南至方向擴大,其中把群眾的房屋包含進了拆遷范圍,使得群眾陷入到違法拆遷之中。發生法官打律師的事件后的第二天,南開法院依然對群眾的房屋實行了強制拆遷。眾多被拆遷群眾無家可歸,流離失所。

作為代理人,深感“法官打律師”事件雖然是法律人的悲哀,體現了有些公務員和法官對人民群眾切身利益的冷漠,而打律師和不立案背后的違法拆遷更與人民群眾的切身利益息息相關,值得有關部門關注。而有關問題至今沒有得到解決,著實讓律師倍感無奈。

 

一,本次拆遷是典型的違反黨中央相關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的違法拆遷,客觀上嚴重侵害了人民群眾的切身利益,影響了黨和政府在人民群眾中的良好形象。

1,本次拆遷建設項目不實,嚴重影響政府的公信力,違背了黨中央執政為民,不與民爭利的基本國策。

在本次拆遷過程中,所有的拆遷工作人員都堅持聲稱本次拆遷是因為地鐵項目,要求廣大被拆遷群眾支持市政建設。即使,在進入訴訟后的答辯中,南開區建設委員會依然向公眾堅持該觀點。然而,通過有關證據材料和客觀已經發生的事實都可以證明,這些向公眾作出的所謂的“地鐵市政工程項目”全部虛假。在本案案發前,天津地鐵已經竣工運行,該地段的“地鐵市政工程項目”顯然子虛烏有。而通過對該案的進一步調查,該項目的幕后逐漸走向前臺,天津百城地產投資有限公司已經公開在網上宣稱,該建設項目是其與天津地鐵總公司合作開發的房地產項目,項目名稱就是“二緯路住宅項目”,日景夜景透視圖都已經出現在百城公司的工作場所。所有的已經簽訂合同的拆遷群眾和沒有簽訂合同的拆遷群眾都因此感覺受到巨大欺騙。有關部門以市政建設為名,欺騙公眾,不僅可以達到以公權力大力推動拆遷的效果,而且利用《天津市城市房屋拆遷管理規定》第九條的規定,規避了國務院《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第七條的規定,在欠缺相應的建設項目批準文件、國有土地使用批準文件和規劃許可的情況下,就以地鐵總公司的名義申領到拆遷許可證,從而為開發商牟取不正當利益。

2,天津南開區建委擅自以筆誤為由,變更拆遷范圍。

天津市南開區建設管理委員會為天津市地下鐵道總公司批準發放的津房拆許字(2004)第124號<房屋拆遷許可證>,對北起南開二緯路、南至南開二緯路以北、西起壽康西里、東至南開三馬路的拆遷范圍實施房屋拆遷,二緯路被拆遷人居住的房屋均不在房屋拆遷許可證的拆遷范圍之內。天津市南開區建設管理委員會于2006年3月6日發布更正公告對其2004年11月10日所核發的[津房拆許字(2004)第124號]<房屋拆遷許可證>及其2004年11月11日公布的[津南開拆公字(2004)第11號<拆遷公告>中的拆遷范圍進行更正。該更正公告實質上擅自變更了拆遷范圍,將拆遷許可證的南至方向擴大,改為南至南開二緯路以南一百米。

當然,我們也注意到,如果按原拆遷許可證范圍可能很難確定拆遷范圍,也可能原來的申報材料想確定的拆遷范圍就是后來變更的拆遷范圍。但是拆遷范圍是拆遷許可中的重要內容,經過拆遷公告后,向社會產生公信力,不得擅自變更。如需變更必須經過法定程序。何況還有兩點情況值得注意,一是假如將原拆遷許可證的北起南開二緯路改為南開一緯路(服裝街)同樣可以形成有效的拆遷范圍;二是即使筆誤,如前一點提到的一字之差尚可解釋,而南開區改動的是四個字,由“北”改為“南一百米”。

3,該地塊的被拆遷群眾普遍反對此次拆遷的情況下,南開建委等部門大力推動強制拆遷。

南開建委在頒發拆遷許可證時并未根據行政許可法的規定,將關系到被拆遷人重大利益的行政許可事項告知利害關系人被拆遷群眾,更沒有舉行聽證等法定程序。實質上,在居住范圍內的八角樓居民普遍反對此次拆遷。八角樓本身是商住設計的樓房,質量過硬,遠未達到涉及使用期限,拆去此樓建新樓毫無必要,是典型的重復開發浪費。

而且,在普遍沒有達成協議的情況下,南開建委進行大面積的裁決,隨后申請法院予以大面積的強拆,嚴重的影響該區域的和諧穩定。

4,南開建委的裁決程序多處違法,嚴重侵害群眾利益。

南開建委的拆遷范圍的更改是其在裁決作出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后,經有關被拆遷群眾強烈反對而更改的。即使認可其變更拆遷范圍公告的效力,那么有關拆遷范圍變更的拆遷許可行為也應當在公告后方才生效,行政裁決更應在此之后。然而,現有的拆遷行政裁決全部在變更拆遷范圍之前,裁決時,被拆遷人并不在拆遷范圍內。

除此之外,在拆遷的評估程序和結果上也是問題重重。拆遷人準備的周轉房也嚴重不足,甚至出現將一個房屋裁決給多戶周轉的基本錯誤。

5,在此次拆遷中,拆遷工作人員工作方法方式嚴重違背共產黨人的基本原則,嚴重傷害群眾的感情,南開建委對此監管不利。

首先是拆遷工作人員對中央精神和法律法規的公然不遵守與漠視。后來在出現“法官打律師”事件后,不少被拆遷群眾因為強制拆遷而無房可住,群眾去找到拆遷工作人員,有關人員竟然要求群眾寫“悔過書”,否則對群眾的周轉安置不予解決。群眾何過之有,需要寫悔過書來獲得自己應有的補償安置?被強拆群眾因此至今未獲安置。

本著維護社會和諧穩定的角度,本著維護國家良好形象的原則,律師沒有接受任何境外媒體采訪,在接受國內媒體采訪的時候,對此次拆遷中出現的重重黑幕也是隱忍不發。然而,面對群眾流離失所,面對群眾無家可歸,面對群眾老淚縱橫,作為共產黨員無法無動于衷。

然而,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律師,我的能力還很有限。“嶢嶢者易折,皎皎者易污。陽春白雪,和者必寡。盛名之下,其實難副。”古人的話,主席尚且自知,何況是我。唯有將此案公之于眾,并強烈呼吁有關部門對群眾的疾苦及時關心,督促天津市南開區乃至天津市的有關拆遷管理部門糾正錯誤,加強對違法拆遷的監管。


2018年6月30日 14:10
?瀏覽量:0
?收藏
首頁    案例分析    天津市南開區法官打律師事件背后的拆遷案例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篮球的胜分差全中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官网 江西十一选五玩法及奖金 模拟炒股网页平台 一分十一选五走势图 方道配资 陕西11选5一定牛 分分彩规律的计算方法 股票融资余额和融资买入是什么 内蒙古11选5软件 哪个网站可以买宁夏十一选五